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为奴为夫为魔王】(19)

               第十九章
  第二天早上,蕾娅还是早早起来梳洗,准备出门,临走时十分抱歉地对阿易
解释了一番,原来在前一阵子,那西边流源帝国王室的一位公主不知怎么的突然
心血来潮,要来飞炎帝国狩猎,两国一直互通友好,流源帝国国力强大,始终处
于上位,所以飞炎帝国方面对这次狩猎非常重视,第一时间给沿途的所有郡城都
下了通牒,严令各地悉心准备,不得怠慢公主。再过一个月左右,那位公主和随
行的皇家骑士团一众人等就要途经河罗郡城,城主一接到通牒就招来了全城各行
各业的首脑以及骑士团的所有要员,商议迎接招待流源帝国公主一行人的相关事
宜,现在蕾娅每天都要参加骑士团高层的集会,共同商议怎么把周围所有可能搅
扰到公主车驾的因素排除干净,这几天已经商量得差不多了,很快就会派出全团
精锐去各个地方扫荡排查,同时还得保证城内的安稳,毕竟为了接驾,少不了要
建行宫费民力,总之事务繁多,白天根本抽不出空闲。
  阿易听完之后,低着脑袋若有所思,这时蕾娅告诉他,他也很快会被通知归
队,集结出城参加扫荡任务,阿易便骤然想起了主人的叮嘱,连忙拜托蕾娅帮自
己遮掩过去,说自己近期不能出城。
  蕾娅十分疑惑,阿易的勇气她丝毫不怀疑,可无论怎么问,阿易就是支支吾
吾地不肯说出不出城的理由,她对自己的情郎又信赖有加,也就没有继续逼问,
满心疑惑地答应了下来,随即跨上坐骑,绝尘而去。
  整整一个月,阿易的生活仿佛泡在蜜罐子一样滋润无比,白天就都和艾莉黏
在一起双宿双栖,下午莎夏一回来就和她在新家里玩闹,或者带她出城去玩儿,
晚上要么留宿要么就去找蕾娅,在自己姐姐和母亲这两个绝色美女之间流连,让
阿易爽得飘飘欲仙。其中,虽然换了新家,房间很多,但艾莉还是没有和莎夏分
房睡,晚上阿易留宿的时候,他们俩还是要在熟睡的小莎夏面前干得昏天黑地,
艾莉似乎迷上了这种在女儿面前和儿子偷情的刺激感觉,每一次都极其兴奋,完
全没有和莎夏分开睡的意思,阿易也乐得一边肏母亲一边不时欣赏一下妹妹娇憨
可爱的睡姿,两人都很享受这种有些紧张的性交环境,舍不得变化。
  而自从上次蕾娅大发脾气之后,阿易也对她更加上心,虽然蕾娅经常嘴硬说
随便他去不去,自己不是很想见他,但是他只要两天没去,再见蕾娅的时候肯定
会碰一鼻子灰,甚至挨蕾娅一顿暴揍,吃过两次亏以后,他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虽然心里很喜欢有母亲和妹妹陪睡的温馨感觉,但还是会每隔一天就去找姐姐,
这才把那娇横霸道的蕾娅安抚周全。
  遇上蕾娅和艾莉的经期,阿易则会回家陪陪妮露,他从艾莉那儿带回了几瓶
豆蔻露,过去妮露的小穴几乎天天被自己的大肉棍蹂躏,都被干得有些松弛了,
给她抹了点儿豆蔻露之后,立刻又变得如处女般紧窄销魂,这才让阿易玩儿得痛
快,偶尔他也会叫上其她几个女仆一起快活,在她们的小嫩穴里泡上几天之后,
就再度回到母亲和姐姐的怀抱。
  其间,他也曾在主人闭关的那间空屋前观望了很久,除了发现有许多细微的
气流在往房内涌入以外,看不出什么别的,也就没有多作逗留。
  就这样愉快而享受地过了一个月,到次月月初的时候,一天晚上,莎夏拉着
阿易要他带自己去逛夜市,阿易当然欣然允诺,本来也想叫上母亲一起去,可是
今天他和艾莉的性致出奇地高昂,两人干了整整一个下午,现在艾莉筋酥骨软,
晚餐过后就早早上床休息了,阿易倒还相当精神,稍微收拾之后,就带着莎夏出
门前往闹市逛街。
  虽然已经入夜,可满城灯火通明,市井街头人烟熙攘,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
三五成群,结伴游逛,阿易握着莎夏那柔嫩的小手,牵着她四处看四处玩儿,街
上卖小吃的摊贩又多,莎夏虽然刚吃完晚饭没多久,却还是看得口水直滴,那副
小馋猫的模样让阿易喜欢极了,一路给她买下各种零嘴,和她一起边吃边逛,她
似乎很爱那些绣着飞鸟的花灯,阿易就买下了两个给她,她却分给了阿易一个,
说是要和哥哥一起提着玩儿,阿易也笑着接过,看着花灯那暖人的光晕映在莎夏
的小脸上,阿易只觉得活在一场美梦里,满心都是幸福。
  然而两人正其乐融融地逛着,莎夏突然撅起小嘴道:「哥哥,你是不是…要
做…要做妈妈的丈夫啊?」
  阿易愣了一下,有些慌张地道:「没…没有…莎夏…莎夏你怎么会这么问呢?」
艾莉一直让他对莎夏守口如瓶,就是担心莎夏这么小,一时之间不愿意接受阿易
做她的继父。阿易自己倒不是很能理解,照他的想法,既想做艾莉的儿子,也想
娶艾莉,同时还想做莎夏的哥哥,一开始艾莉听他这么一说也是哭笑不得,却还
是吩咐他不要和莎夏提起两人的情事。
  莎夏的面色有些发红,她示意阿易弯下腰来,然后凑到阿易耳边支吾道:
「我…我有好几次…睡着以后…被哥哥和妈妈吵醒…看见…看见哥哥…压在…压
在妈妈身上,以前…爸爸就经常那样…压着妈妈的…所以…我就以为…以为哥哥
要做妈妈的丈夫了……」
  阿易听了,满面无奈,没想到自己和妈妈亲热,有好几次都被莎夏发现了,
不过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他早已经把莎夏视作亲人,感觉这也不是很羞人,莎
夏却接着道:「哥哥…你…你不要…不要做妈妈的丈夫…好不好?莎夏…莎夏想
……」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阿易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只见三名骑士装扮的人
驾着各自的坐骑疾驰而来,阿易一眼就看见了三人最末尾,那戴着金色面具的蕾
娅,而另外两人他也认识,是其他两个骑士小队的队长。他对着蕾娅出声呼唤,
蕾娅看到他之后,眼中露出一丝喜悦,随即勒住了缰绳,前面的两位队长见她停
下,也一齐勒马,凑过来问她原因,她稍微解释了几句就让两人先行离开了,自
己则跃下独角兽,缓缓走到阿易面前。
  她正准备和爱人说说话,顺便暗示一下他今晚的「约会」,却一瞥眼看见阿
易身旁的小莎夏,仔细一看,两人拿着大包小包的零嘴,各自提着一个飞鸟花灯,
完全就是一个年轻的父亲带着自己女儿出来逛街的模样,这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瞬间怒气满满,一对秀眉扬得老高,但还是强忍火气,蹲下身子看了看莎夏,然
后对着阿易皮笑肉不笑地道:「阿易,这就是你跟我说过的莎夏妹妹吧,长得真
可爱呢。」说着忍不住摸了摸莎夏的额发,「小妹妹,你妈妈呢?怎么没和你们
一起来逛街?」
  莎夏有些怕生,往阿易身边缩了缩,脆生生地道:「我妈妈她…在家里休息,
大姐姐…你…你干嘛带着面具啊?你认识我哥哥么?」
  蕾娅眉眼间泛上笑意,道:「当然认识,不光认识,还很熟呢……」说着有
些玩味地看了阿易一眼,阿易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就在那儿呵呵讪笑,蕾娅
却对着他戏谑道,「依我看,你们俩这样在一起,不像什么兄妹,反倒像一对父
女呢,对不对啊,阿易?」
  阿易听了,挠了挠头,正纳闷蕾娅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莎夏却不依地辩
驳道:「莎夏不是…不是哥哥的女儿,莎夏…是…是……」谁知莎夏说着说着竟
然小脸通红,却还是倔强地道,「莎夏是…是哥哥的未婚妻,以后要嫁给…嫁给
哥哥的…怎么能是哥哥的女儿?」
  蕾娅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露出的半张脸抽搐了两下,随即满腔怒火无可
遏制地爆发出来,她起身伸手捏住阿易的脸颊怒道:「你…你…看你干的好事!
这么小的丫头你都…你都敢下手…哄骗人家…你…你这个禽兽!」
  阿易刚才听见莎夏说以后要嫁给自己,莫名地觉得甜入心坎,然而紧接着就
被蕾娅狠狠捏住了左脸,疼得像要被撕下一块肉似的,连忙模糊不清地拼命求饶,
大庭广众的蕾娅也不好发太大火,掐了阿易几下之后,就凑到他耳边,恶狠狠地
道:「小禽兽,今晚过来领罚,我可不能轻饶了你……」说着就回身准备离开,
临走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地回头道,「记住,我只是想惩罚一下你
而已,待会儿你…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我…我还有事,先走了……」然后她就
有些仓皇地上了坐骑,追赶那两个小队长去了。
  阿易一边揉着脸颊,一边摇头苦笑,自己这个姐姐动不动就发火,以后娶了
她还不知道得挨多少打呢,正想着,莎夏就怯怯地凑了上来,扯着他的衣角关心
道:「哥哥…你…你没事吧,疼不疼?那个姐姐好凶啊,她是什么人啊?」
  阿易顿时心头一暖,脸上的疼痛也消了不少,摸着莎夏的小脑袋笑道:「没
事没事,现在已经不疼了,她…她是我姐姐,对了,莎夏,你刚才说,以后…要
嫁给我?」
  莎夏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低着脑袋恳求道:「莎夏…莎夏很喜欢哥哥…所
以…哥哥…你不要做妈妈的丈夫…好不好?」
  阿易心里甜得发腻,却还是只能敷衍莎夏两句,说是一切等她长大以后再决
定,然后就带着她继续游逛,莎夏还是小孩子心性,不一会儿注意力就被转移到
别处了,总算应付了过去。
  可一路上阿易都忍不住暗想,莎夏长大以后肯定也是个大美人,自己以后要
是把她也娶了,到时候让她们母女俩一起在床上陪自己玩儿,那该有多过瘾啊!
只不过此时的莎夏实在太幼小了,掉根头发自己都会心疼,哪里会忍心碰她,还
是等上几年再做打算吧。
  夜深以后,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阿易也就带着莎夏回家了,到家以后发现
艾莉仍在熟睡,也就没有吵醒她,安排两个女仆去伺候莎夏沐浴之后,就跨上坐
骑离开,去了蕾娅家里。
  等了没多久,蕾娅就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却还是忿忿不平,在阿易身上捶
来捏去,张口闭口地骂他丧尽天良,猥亵女童,阿易嘴巴又笨拙,费尽力气解释
了好半天才让蕾娅稍微理解了一些,然后阿易因为蕾娅说过不许他动歪心,夜也
已经深了,他就脱得只剩单衣,躺上床准备睡觉。
  蕾娅万没想到阿易竟然听自己的话听到这种地步,就这么老老实实地睡觉了,
她心里像憋了团火似的,情郎就在眼前,都已经躺在床上了,这让她怎么能甘心
虚度良宵?可她实在不好意思主动开口,只好支支吾吾地说要罚阿易伺候自己洗
澡,阿易也只好听命行事,然而片刻之后,他一看到蕾娅的裸体,理智就被欲火
烧了大半,偏偏蕾娅还特意让他给自己擦洗手臂、背脊,最后还十分羞窘地让他
给自己擦胸口,那光滑细腻的雪肤让阿易再也无法自控,扑进浴桶里就和她交缠
成一团,胯下钢硬的鸡巴猛地释放出来,搂着蕾娅的屁股就要开干,蕾娅见自己
的小花招得逞,简直喜得心花怒放,也就半推半就地任由那根火热的肉棍插进自
己身体最深处,闭着双眼享受起来……深夜,阿易抱着蕾娅睡得正香,一个蓝色
的人形光影从屋外忽地闪入,径直融入了阿易体内,阿易被瞬间惊醒,那熟悉的
声音又再次回响在耳边。
  「啐,就知道沉湎女色,真没出息。」
  阿易惊喜万分地在心里问道:「主人?!是你?你出关了?你怎么知道我在
这里的?」
  「恩,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灵魂本源,刚才用精神力探查了一遍,自然能
查到你在这里鬼混。」蓝葵有些得意地道,她现在已经将灵魂修复完整,虽然没
有肉体,却还是可以施法布阵,勉强拥有过去两三成的实力,精神力覆盖这小小
的郡城还是很容易的,「我先看看你的记忆,你这个笨蛋这些天没惹事吧?」
  阿易此时高兴得想要手舞足蹈,主人再次回到他身边,让他觉得安心极了,
心里的一丝空虚也被充实填满,连忙在心中道:「没有没有,主人,这些天我都
很听您的话,没有出城,也没有和人争斗,主人…这些天…我…我好想你…你总
算…总算……」
  「闭嘴!什么想不想的…你…你又在这儿放肆!」蓝葵还是一如既往地冷硬,
拒人于千里之外,「听我的话?你倒的确很听话,没有惹什么事,可你就知道惹
女人!这才几天,你就又要娶一个,你也太好色了!」
  蓝葵的训斥让阿易噤若寒蝉,却不知道怎么道歉,心里忍不住暗想:「主人
不是不管我找女人的事么,怎么现在这么生气啊?」
  他的想法当然逃不过蓝葵的眼睛,蓝葵立即恼羞成怒,气急反驳道:「我…
我哪有…哪有生气!你和那些女人苟且关我什么事?我是看你整天就知道和这些
女人鬼混,把修炼都给荒废了,从明天开始,我会安排你进行全面的战技训练,
一天十二个时辰你休想有一刻悠闲,我得好好磨磨你的花花肠子,听见了没,小
色胚?」
  阿易本能地连声应诺,心里不禁有些恐慌,但一想到有主人陪着,那些辛苦
卓绝的磨砺似乎也变得可以接受了。
  「恩?流源帝国的公主要路经这里?七天后就到?」蓝葵忽然惊讶道。
  「是啊,主人,怎么了?这个公主有什么特别么?」阿易疑惑道。
  蓝葵沉思片刻,缓缓道:「流源帝国王室只有一位公主,名叫尤伊,今年应
该已经二十岁了,她自幼深得国王宠爱,性格乖戾蛮横,十六岁的时候就曾在一
次王室宴会上打断了锐岚帝国王储的一只手,只不过因为流源帝国国力强大,锐
岚帝国才没敢追究,但是她的恶名也因此流传于各国。而且风闻她的私生活也是
一片糜烂,和很多王室贵族的子弟都不清不楚,国王也对她处处纵容,骄纵跋扈,
总之不是个什么善茬,但是……」蓝葵犹豫了一会儿,语气里突然多了几分兴奋,
「但是流源帝国王室的王宫藏库里就有一颗圣木灵果,不过……」
  阿易惊喜道:「真的?那主人,我们到时候可以直接去找那位公主,向她买
下圣木灵果啊。」
  蓝葵直接掌控他的身体,然后一个脑崩弹在他的额头上,阿易疼得眼泪都出
来了,蓝葵却恨铁不成钢地道:「这么大个人了,光长个子不长脑子,帝国公主
能让你随便接近么?就算你侥幸走到她面前,以流源帝国之强,搜括全国的财富
聚集在藏库,奇珍异宝如山如海,却也只有一颗圣木灵果,她会舍得卖给你?她
挥挥手,这座河罗城都是她的,她会在意你这点儿钱?你呀你呀……」
  「哦…那…那该怎么办啊?」阿易一脸委屈地问道。
  「不该怎么办,见机行事吧,能找机会接近公主固然最好,可也不用强求,
世间也不只这一颗圣木灵果,以后再慢慢找就是了。」蓝葵有些沮丧,她对流源
帝国藏库里的那颗其实一直不抱什么希望,那不是阿易所能触及到的,现在这位
公主的到来,也只能说有了一线机会,并不能多做指望。
  随着阿易记忆的调出,他跟艾莉和蕾娅甚至和妮露的种种「欢乐时刻」也都
尽数展现在蓝葵眼前,看得她一个劲地骂阿易下流,时不时控制身体扇他两个耳
光,差点儿还把蕾娅吵醒,闹到快要天亮才放阿易休息片刻,等到天色蒙蒙亮的
时候,蕾娅一苏醒,她就唤醒了阿易,让他和蕾娅简单告别,然后就吩咐他骑上
独角兽,径直出城而去。
               【待续】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爱上色妹妹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