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趁醉强奸了半推半就的邻居白虎馒头屄阿姨】(完)

  算起来是16年8月的事情,我住在堂妹的陪嫁房里面,今年十一,我那可
爱可亲的堂妹要结婚了,我自然是要自觉的搬出来,另寻住处。
  终於在一个什么比较新的社区找到一处房子,总共28楼,我就住在八楼。
  为了答谢堂妹,以及邻居朋友,就请了一桌,也就包括了今天要讲的主人公
秦姨。
  秦姨家和我是门对门,一楼三户。是个传统的,热情的女人。接近50,胖
乎乎的,大眼睛柳叶眉,一脸的和气,亲切,并且很有气质。巨乳肥臀粗腿,腰
间坐下来就有一个明显的救生圈。主要她还是白,说实话这边的女人皮肤本来就
好,细腻,但是这样白白嫩嫩的还真少。初认识她我就魂丢了。
  秦姨喜欢穿各种各样的丝袜高跟鞋。这样一个肥熟的老骚逼,可是我梦寐以
求的。经常找藉口给她拍几张照片,没事就对着她照片打飞机。怒射了多少个寂
寞的夜晚。
  秦姨老公是做工程包工方面的,在海南做承包工程,其实就是个不大不小的
包工头。又胖又矮,还黑。一年中没见过几次,儿子貌似是个工程师,在外地安
家。
  秦姨没啥正经工作,除了吃喝,就两个爱好,一个打麻将,一个跳广场舞。
  我在这里住了三年多,很多事情没少麻烦秦姨帮忙,就连这次搬家,所有东
西都是秦姨自己开车,来来回回帮我跑了很多趟,我更是感激不尽。
  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是内心那个蠢蠢欲动的邪恶欲望,就像是沙漠中的
种子,遇水就会发芽的。
  晚上会餐,包厢等待,众人都来齐了,唯独秦姨没到,电话催促了两遍才说
到楼下来了,我亲自去门口迎接,我的个娘,秦姨居然还化妆精心打扮了一番,
艳红的口红,红色镂空紧身短袖,黑短裙加黑丝袜加黑色的细跟尖头的高跟鞋,
差点没把我看喷鼻血。而且她还抱了一箱红酒。
  她估计看到我失态的样子,嘻嘻哈哈笑着说,「没看过美女?」
  我连连称讚说是阿姨太性感了。我不说美丽漂亮,说性感。害得妇人笑着瞪
了我一眼。两个人嘻嘻哈哈笑着上楼。
  秦姨和我邻座,人多,大家挤在一起。大热天我穿个短裤拖鞋,毫无形象。
  秦姨能说会道,走到哪里就把轻松愉快带到哪里,一桌人自然是少不了恭维
她。大家在一片欢乐笑声中觥筹交错,半酣之际,向堂妹交回了钥匙,并敬酒感
谢。
  在向秦姨敬酒时,本来我想说这几年遇到秦姨这个好邻居的帮助,感觉秦姨
就像是一家人,谁知道说成家姨就像是一情人。一桌人哄堂大笑,害得我满脸通
红。
  秦姨也笑弯了腰,后来打圆场说,「你不过就像是我儿子一样,我也没把你
当外人,在我眼里你就像是我……」本来秦姨想说是儿子的,谁知道笑得厉害顿
了一下,席间一个傢伙突然暗地里蹦出一个「小情人」。一桌人拍桌子笑得东倒
西歪。
  尼玛这还得了,这酒是喝不下去了,一帮子人肚子都笑抽筋。
  秦姨也笑的花枝乱颤,一只手搭在我的腿上,一只手把杯子子放在桌子上仰
头大笑。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突然把我弄得蠢蠢欲动。要知道我穿个短裤,嫌热还
把库管往上免了一圈,正好秦姨的手和我腿肌肤相亲,一阵柔柔的暖意传到我的
中枢神经,一下子头脑无比的清楚,鬼使神差,我把自己的靠近秦姨的手搭在了
秦姨搭在我腿上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突然秦姨意识到什么了,猛地把手抽走了,面不改色,还一边和大家有说有
笑。
  大家继续轮流敬酒,我开始上了心思,故意把腿分得很开,有意无意的和秦
姨的大腿廝磨,后来秦姨似乎觉察了我在佔她便宜,有意无意还把腿避开,但是
有时候又故意让我这样贴着,过会儿起立敬酒或者跷二郎腿故意避开。
  就这样我不停的找机会进攻,但是我看秦姨不动声色,若无其事。
  酒至半酣,色胆骤起,把自己的一只脚故意悄悄从她两脚的后面伸进她两脚
中间去,我的右脚贴着她的左脚,她一时无法躲避,如果要躲避,只能抬起脚挪
开,但是秦姨没有,我感受着那小腿相挨带来的种种柔软和温暖,一边装作若无
其事的看着她和其他人。颇为得意。
  最后居然大胆还是不停的抖动脚,藉以去摩擦她的小腿。这样暧昧的事情实
在是太刺激了。自己虽然面带笑容,该说的时候说,该校的时候笑,内心却是特
别激动,心跳的非常快。我相信自己的脸特别红,只不过在酒的掩护下,没有人
发现。
  后来接近尾声,大家准备要散场的时候我特别着急,三年多虽然我没有对妇
秦姨做任何不礼貌的事情,但是想到以后隔得远了,就未必能隔三差五的见得着,
见着了也未必会有机会再这样亲近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今天骚扰了她,只要
她不叫起来,以后不理我了,我他妈的也要骚扰一下她。
  这样思想一定,找机会想更深入一点。
  大家准备离席的时候,我看快没机会了,着急了,瞅着她还未起身,我装作
醉倒了要起身的样子,把右手放在她的大腿接近根部的时候重重的摸了一把。
  秦姨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把我的手拨开站来报复性的拧了我一下说:
「小宋你看看还剩下酒没?把它带走吧。」
  我痛的直咬牙,赶紧去看,还剩了两瓶红酒。走到门口,正值下雨,众人像
鸟兽四散,雨还挺大的。
  最后秦姨说要送我回去,於是两个人一头雨,钻进车里。
  外面一个喧闹的世界,车内却是无比的安静。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坐了大概
一分钟,只有雨刮器在不停的聒噪。
  良久,我偷偷瞄了秦姨一眼,看她面色潮红,貌似也没有生气。我小心翼翼
的说,「阿姨,你喝了酒还能行吗?」
  秦姨用手拍拍自己的面颊说,「没事!」
  那个时候我刚刚拿到驾照不久,没有车但是会开,我说,「要不我来开吧,
我想你在旁边休息一下好了。」
  秦姨想了想笑骂着说,「行,但是你可千万别开着车沖到局子里去了。」
  我笑着说,「我哪里那么菜哦。」
  於是换位置,秦姨要开车门,我说,「当心淋雨,不若你把座椅往后挪,我
从下面过去。」
  於是两个人挪后座椅,秦姨背朝我,我下她上,一个肉呼呼软软的肥屁股就
从我的小弟弟上碾压着,我看她有些胖,双手托着她,不小心竟然托在了她的两
个超级柔软的大咪咪两侧,我故意从下面往上顶着,两只手不吃素的紧紧贴着妇
人的侧胸。太刺激了!
  好不容易和秦姨换了位置,她累的气喘吁吁,一边哈哈笑,一边用手打了我
一下说:「小色狼,你在居然敢吃阿姨的豆腐。」
  我说「我不叫小色狼,我叫小情人。」她又笑着打了我一下。
  一路小心翼翼,安全到了我的楼下。我对秦姨说,「阿姨上去坐坐吧?」
  秦姨说「晚了!就不去了。」
  我说,「你现在酒还没醒,上去坐坐喝杯茶醒醒酒吧!」
  秦姨想了想,就说行。叫我把那剩下的两瓶酒带回家,说是送我。
  我也不推辞,一只手拎酒,一只手伸给妇人说,「阿姨我扶着你。」
  不由分手挽住她的肉呼呼的手,两个人嘻嘻哈哈从雨中跑向电梯。到了电梯
口,看到很多人在搬东西。堵住电梯口的,於是我说改走楼梯。於是两个人摇摇
晃晃爬楼。
  这可苦了秦姨,到了四楼就气喘吁吁,直呼爬不动了,我就乘机说,「要不
我背你?」
  秦姨不肯,只是嘻嘻哈哈笑着说,「看你那瘦身板就背不动啊。」
  於是两个人继续向上,我拉着她的手,找个机会变成十指相扣,自己偷偷看
妇人,秦姨嘻嘻哈哈若无其事。
  进了门,两个人东倒西歪的倒在一个三人沙发上,居然还是手拉着手。
  秦姨挣着把手拿开,直嚷着好渴,要喝水。我去取了一个杯子倒水给她喝。
  她开着电视看。
  在沙发上,我一只手搂着她肩膀,一只手端着杯子要喂她,她有点不安,要
自己拿着杯子,我一再坚持我喂她,她就不做声了。
  她喝了几口便不肯喝了,把头枕在沙发上,一面喘气,一面闭着眼睛,起伏
着胸脯。巨乳就在咫尺,我看着她,她闭着眼睛,看着那艳红的嘴唇,一阵胸潮
澎湃。我忍不住要亲吻她,秦姨觉得异样,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啊了一声,一
下子往后一仰,大声说:「小宋你要干什么?」
  我扑了一个空,却结结实实的压在她身上。
  我的面色赤红,喘着粗气说:「秦姨,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秦姨一面挣扎一面厉声说,「你疯了啊,我是你阿姨,你怎么能这样?」
  我语无伦次的说,「秦姨我好喜欢,我喜欢你好久了。」一面压着她就要亲
她,一面想要拨开她挡在胸前的手。
  秦姨一面挣扎,一面生气的说,「你再这样我要喊了啊?」
  我吓了一跳,不由的放慢了手中的动作。
  秦姨怒气冲冲的说,「小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快放开我,不然我真的喊
了。」
  我吓傻了,不由自主的放开了秦姨,秦姨一把推开我,自己站起来就要走,
我嗫嚅着说,「秦姨,对不起……」
  秦姨一面拽着我,一面铁着脸就要往门口走,我一面拉着她一面说对不起,
我说,「秦姨我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就在门口的时候,我用身体挡住门,不让她开门,秦姨一边黑着脸低着声音
说滚开,一面就要上来抢锁开门。
  我一把紧紧的抱住秦姨一边不断的说,「秦姨对不起,你别走。」
  秦姨哪里肯听,用力挣出一只手,叭的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刹那间我羞愧难当,绝对是面红耳赤。更要命的是不争气的眼泪齐刷刷的就
流下来了。
  秦姨愣住了,估计觉得自己过了火,於是又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颊,也没
那么生气了,只是说,「小宋,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是你妈妈一样大的人了,
我只是把你当作儿子一样,你还年轻,你还要有自己的爱情,还要有家庭,我们
这样做了,我自己会对不起你。你看你这么帅,又有那么多年轻女孩子追,你怎
么能喜欢我这么大的女人呢?你看我这么肥,和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根本没法比
啊。你也该去追她们才是正道。」
  我抱着秦姨,秦姨也不挣扎,我也没有进一步动作,大家都在粗口粗口的喘
息。秦姨身上那种馥郁的香水味道,渐渐又激起我的荷尔蒙。我在她的肩头把眼
泪蹭掉,把她顶在墙上,面无表情。
  她估计也不知道我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我任我这样紧紧的顶住她。
  突然秦姨的头不小心把客厅的点灯开关碰着了,门口一片黑,只有客厅的电
视光在一闪一闪。
  黑暗里看着秦姨大大的眼睛里明亮的看着我,我凑过去亲吻她,她把脸往旁
边一转,我跟过去,她又把脸转向另外一边。如此来来回回几次,大家都气喘吁
吁。她不耐烦了,看着我说:「那你说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我儿子比你小不
了几岁。我都是个老太婆了,还这么肥,身材又不好。」
  我想了一下,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句盯着她的眼睛说:「秦姨,我喜欢你很久
了,我就喜欢你成熟丰满的样子,我喜欢你温柔的大眼睛,轮廓分明的嘴唇,洁
白整齐的牙齿,笑起来特别好看。我喜欢你硕大的乳房,我喜欢你丰满的腰肢,
喜欢你硕大的臀部,我喜欢的并不是苗条纤细,我更喜欢丰满成熟。你相信吗,
我第一次见到你魂都飞了。」
  秦姨面部阴云转晴,忍不住嘴角还有一点得意的笑意,用手重重的拧了我大
腿,痛的我咬牙切齿。我恶狠狠的望着她继续说:「秦姨你知道吗?我给你拍了
那么多照片,寂寞的时候,我会看着你的照片自慰,我喜欢你穿着丝袜的腿,喜
欢看你穿高跟鞋的样子,一直幻想你用肉呼呼的手,温柔的握住我的大鸡吧给我
手淫。我经常做梦,梦见你用涂满艳红的口红的嘴巴给我口交,吮吸着我的大龟
头。」
  我一边把最淫荡的话语说出来,一边脑子飞快的编造着各种最冲击她的淫秽
的词彙。秦姨眼里从最惊讶的表情慢慢转成一种羞涩的迷茫,只是喃喃的不断的
说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瞅准时机,一嘴堵在她的嘴唇上,妇人猛地惊醒,一边捶打着我,一边扭
头躲避,这样的拳头力道实在是太小了。
  我找不到秦姨的嘴唇,当她扭向左边的时候,我就凑上去含住她的右边的耳
垂。当她往右边的时候我又含住她左边的耳垂,不断的吮吸,不断用舌头去撩拨,
没几下她就不动了,只是紧闭着嘴,我结结实实亲上去,不断用舌尖去撬开她的
嘴唇。她似乎在恶作剧一样不肯让我进去。终於在一个她躲避着说不要的时候,
嘴巴一张,我的舌头向蛇一样滑进去不停的搅动探索。
  渐渐地秦姨不动了,找到了一个机会吮吸到她的舌头,猛地吸了过来,不给
她收回去的机会。
  秦姨貌似放弃了抵抗,沉重的歎息了一声。推我的手也不知不觉间的垂了下
去,我一边抓住她的两条手臂让她勾住我的脖子,一边趁机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揉弄她的巨乳,另外一只手不停的抚摸她的大腿根部。
  秦姨不自觉的夹住腿。让我感到欣喜的是她穿的是长筒袜,而不是裤袜,所
以毫不费力的摸到三角地带,隔着丝滑般的内裤,感到一片柔软。
  渐渐地我想把手深入里面,秦姨貌似觉察到了,就要用手护住。我只把她手
继续往我脖子上一搭,她就又乖乖的和我接吻。并且是很主动的把舌头溜在我的
口中,或者用舌头和我的相互搅动。
  莫约十分钟之后,秦姨总是死活不肯让我把手摸进去。只是心甘情愿的和我
接吻。我看时机已到,暂停接吻。两个人相互看着,黑暗中目光明亮。我一把抱
起她,就往卧室里走,她又清醒了又要挣扎,我一口气把她抱进卧室,把她扔在
床上。
  我刚刚开了灯,她又要爬起来,我一个饿狗扑食,把她压在身下。在明亮的
灯光下,她貌似又没有了抗抗拒。於是我故伎重演,终於和她再次吻成一片。
  秦姨闭着眼睛,鼻息渐粗,开始了细微的呻吟。我把手伸进神秘地带,她半
推半就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摸着让我感觉貌她的阴阜似光溜溜的没有毛。
  此刻她的裙子仍未脱,我便顺势扯掉了她的内裤,她立即夹住腿,我只好把
内裤从一只还穿着鞋的脚上褪出,结果红色蕾丝内裤就像是一面旗帜一样还挂在
她另外一只腿上。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自己身体往下移动,趴在她两腿之间,再把裙子撩
上去的时候,额的个乖乖,秦姨居然就是只有十几根稀稀拉拉细绒阴毛的白虎馒
头屄。
  我没有看到什么小阴唇,纯粹就是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在一起,上面居
然有亮晶晶的湿漉漉的爱液。我开心笑了。忍不住的用手指一划,分开两边的阴
唇,里面透明的爱液就渗出来了。
  我推开秦姨的双腿,把嘴巴凑上去一阵狠舔,她刺激的啊啊大叫,一边说不
要,一边说髒,就要推我,我只管紧紧的搂住她的两条白胖肉腿,把头深深的埋
在那白麵馒头上面十八般耍弄。
  秦姨推不开我,只好身体像蛇一样扭动,一边喘息一边呻吟,一边语无伦次
的说,「你要把我吸吮死了,你要把我舔死了……」
  突然她猛地用两条白胖大腿勾着我,用手按住我的头,用下面不停的来回的
蹭着我,突然变声一阵惊叫,不停的抽搐,她高潮了。
  高潮之后秦姨软的就像是一滩面泥,不停颤抖。我慢慢从那深邃的沟壑里探
出来,一嘴一鼻子的水,不知道是爱液还是口水。
  随后我就是飞速脱掉衣物,挺着杀气腾腾的巨屌,推开秦姨的胖腿,插入蜜
穴深处。又滑又紧的温暖立马包围了我的巨屌,我把她两条还穿着高跟鞋的腿架
在肩膀上,一边抽插一边脱了她的上衣及胸睾,终於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巨乳,就
像是两个巨大的盘馍。柔软而丰满。
  秦姨肚子上的游泳圈在我撞击下就像是波纹荡漾,两点猩红乳头一颤一颤的,
此时还有什么比征服一个比你大的熟妇更值得自豪呢?
  一般我的干穴时间还是比较长,一个小时经常不在话下,但是次数却不多了。
  那天真是拼了命,一夜来了四次,折腾到淩晨五点。
  那天的雨一直在下,还伴有闪电雷鸣。我却在温柔乡里,不能自拔!
  后记:
  自从有了第一次,后来的次数就多起来了!有时她还在此留宿不归。
  还有我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可以让秦姨她穿着各种各样的性感衣物,在我
的房间里,按照我的邪恶欲望,摆出各样的淫荡姿势,互相尽情淫乐。
                【完】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爱上色妹妹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