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梦】(第三章)(04)

            第三章 觉醒(四)
        --第四次猥亵-- 五月二十四日 星期二
清晨,睁开眼睛,像是要把心底的阴霾驱走似的,冯可依用力拽住天鹅绒窗
帘,猛地向两旁拉去。一缕不算强烈的阳光透过窗纱照射进来,今天也是个春光
明媚的好天气。
冯可依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可是,明艳的阳光并没有给她一个好心情,她
在心里幽叹道,昨天,到底是怎样的一天啊……
冯可依坐在厨房餐厅的圆桌旁,一边喝着提神的咖啡,一边蹙起眉头,想起
了昨天发生的事。
早上,半推半就地被张翔一在电车里猥亵,在快感的驱使下,竟然向他软语
央求,然后被他送上了高潮;晚上,被花雯芸带到SM俱乐部月光,也是半推半
就地穿起了下流的红色亮皮SM服,在花雯芸、雅妈妈和不认识的宾客们面前,
羞耻地暴露着露出乳房的身体,淫荡地溢出了爱液,体验到一种刺激无比的SM
快感。
还有,为什么张翔一会知道她的名字,这个令她不安令她恐惧的问题始终在
脑中围绕着,无论冯可依怎样回忆,也想不起一丝能令张翔一知道她的名字的事
情来。
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片夹着鸡蛋的三明治,草草用过早餐的冯可依正坐在
梳妆台前化妆,做出发前的准备,脑中又鲜明地浮起昨天与张翔一在地铁站月台
分开时,张翔一说的话,“明天能不穿内裤来吗……快点上班去吧,可依姐。”
拉出专门装内衣的抽屉,冯可依把几天前买的、准备穿给寇盾看的蔷薇红的
胸罩和内裤两件套握在了手里。胸罩是花雯芸说的没有钢丝撑托的平面文胸,不
能很好地聚拢胸部但是穿戴舒服,没有压迫感,最适合刚刚做完丰胸手术的乳房
佩戴了。
冯可依选择了一个深茶色的长筒丝袜和与之般配的吊袜带,像昨天一样,一
只脚踏在椅子上,轻轻地叹了口气,把昨晚自慰时换上的寇盾送给自己的银环取
了下来,只在阴户上留下取不下来的杠铃形饰坠银环。
不穿内裤去老地方等张翔一,再次被他在电车里猥亵,冯可依不认为自己必
须得服从张翔一,她认为这种既危险又刺激的游戏,当自己不想玩下去时随时可
以停止。
哼!我偏要穿着内裤去,看他能把我怎么样……冯可依今天不想被张翔一猥
亵了,打算当面拒绝他,可张翔一蛮不讲理的淫邪要求却深深地烙印进打开潘多
拉魔盒的心里。她那被寇盾调教、开放的身体里潜伏着淫荡的幼芽,电车里和张
翔一发生的淫事便如给足了幼芽养料,现在,期盼刺激、期盼欢愉的身体已一发
不可收拾,淫荡的幼芽不为冯可依察觉地盛开着,已经开枝散叶,结出了果实。
光溜溜的阴户上湿润亮泽,淫荡的爱液正悄悄地从开满淫靡之花的花园里溢
出来,把宛如天真少女一样的粉嫩色泽渲染上了欲情的韵味。而这,只是因为冯
可依想起了张翔一对她今早的装扮要求。
打开衣橱,冯可依取出一件银灰色的筒裙,然后,又选了一件质地纤薄的淡
粉色的衬衣。
好讨厌啊!他怎么能提这么过份的要求呢!他还只是一个大学生,就这么坏
了,不知从哪学的这么多玩弄女人的花样。我该怎么办呢!穿不穿内裤呢!他一
定很想我听他的话,可是不穿内裤,再做那样的事情会不会太下流了,不行,我
不能听他的,万一被乘客发现就糟了……冯可依一边拿出纸巾擦拭着被爱液润湿
的阴户,一边在脸上变换着时喜时忧、时嗔时怪的表情,出神地想着。
蔷薇红的丁字裤被一双嫩白修长的手揪着,通过了美白的脚踝,缓缓地向上
滑去,包拢上赤裸的臀部。充满了情趣韵味的丁字裤正面绣着蔷薇的花纹,花纹
下是透明的网格,而后面则是一条细细的丁字形,使冯可依又圆润又鼓翘的臀部
半露在外面,晃出一道有如白瓷般的亮润。
“老公,我出发了。”穿戴整齐的冯可依向梳妆台上摆放的自己和寇盾的合
影甜甜地一笑,然后打开鞋柜,拣出一个茶黑色的浅口高跟皮鞋。
鞋穿了一半就停下来了,冯可依蹙着青黑的眉黛,紧抿着淡红色闪亮唇膏的
嘴唇,想起了打破她平静的心、给她带来烦恼困惑的张翔一。
片刻后,穿戴整齐的衣服徐徐脱离了莫名燥热的身体,冯可依把手放在细细
的腰际上,慢慢地弯下腰,把丁字裤褪离翘挺的臀部。每当双腿抬起的时候,杠
铃形饰坠银环便摩擦着大腿内侧,给冯可依带来一阵羞惭的心跳,似在提醒着张
翔一的存在。
啊啊……我在做什么蠢事啊!难道真打算听他的话,不穿内裤去见他吗!啊
啊……不要啊!我的阴户上还戴着表示从属与他的证据,那个讨厌的、取不下来
的银环呢……
冯可依求救般的看向她和寇盾甜蜜地搂在一起的合影。
我为什么抗拒不了?脑子里总着想在电车里、与他做那么下流的事情……寇
盾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的,啊啊……我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的,冯可依,不要这么淫荡了,快停下吧!不能再沉迷下去了……冯可依拼命抵
抗着,同时也在呵斥着自己,可魔鬼的诱惑仍在一点点吞噬着她不坚定的心。
最终冯可依还是屈从了淫靡的心,按照张翔一的要求脱下了丁字裤,颤颤抖
抖地把刚脱下来的内裤塞在手提包里。合体的筒裙裹上没穿内裤的臀部,勾勒出
一道浑圆的曲线,冯可依定定看着涂成红色亮彩的脚趾,慢慢把脚伸进了高跟鞋
里。然后,微微抖颤的手指取下了门链,很费力地旋开门锁,冯可依终于打开了
房门。
啊啊……不能这样啊……快停下来吧……虚浮无力的身子在门外站了许久,
心中大叫着停止、可怎么也停不下来的冯可依还是向走廊迈开了脚步,身后传来
被她怨恨自己的手奋力一甩,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冯可依忧心忡忡地在汉洲公园地铁站里走着,脸上染着不寻常的潮红,眸中
荡漾着朦胧的波光。急匆匆的上班族人流纷纷与她擦肩而过,大家都在用奇怪的
眼光看着这个有着惊人的美貌但与忙碌的通勤时间一点也不协调的女人,猜测着
这个女人恐怕是身体不舒服,还在坚持出勤。
他在那儿,怎么办,怎么办……在下到一半的阶梯上,冯可依看见了站在月
台上四下张望、还没发现自己的张翔一。
“美丽的M女姐姐……”
不知怎么搞的,昨天,张翔一羞辱自己的话瞬间出现在脑海里,冯可依不禁
停下了脚步,急促地喘息着,高耸的胸部如起伏的波浪摇摆不停,一种强烈的刺
激感如电流般在身体里快速地奔流乱窜。妖媚的杏眼更加迷蒙,冯可依在心中幽
怨又放纵地呻吟起来,啊啊……张翔一,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下身光溜溜的,
没有穿内裤,只挂着你送给我的那个下流的东西……
很快,张翔一的视线转到这边,发现了冯可依。
他看见我了,啊啊……怎么办,怎么办……仿佛中了魔咒似的,冯可依重又
迈起了脚步,向她和张翔一约好的老地方走去。
啊啊……快点逃走吧!再不逃就来不及了……心中无力地叫着,犹如灌了铅
沉重的身体却转不了身,冯可依慢慢地向张翔一走去。
距离冯可依十米左右的张翔一,眼眸里射出两道炽热的目光望向冯可依。瞧
着冯可依脸上泛着绯红的红晕、微蹙的眉黛下充满犹豫充满踌躇的春水双眸,张
翔一感到此刻的冯可依是那么性感动人,是那么的令他失控。想也没想,被巨大
的兴奋鼓荡的张翔一虚张着嘴巴,无声地说着,“你来了,美丽的M女姐姐。”
他说什么?M女……啊啊……不要啊,我,我不是……被滔天的羞耻感冲击
得脑中一片空白的冯可依在张翔一身旁停住了脚步。
手被张翔一用力一拉,软绵绵的身体顿时跌到了他的怀里,冯可依被张翔一
从身后紧紧搂着,感到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似乎能听到擂鼓般的声音,感到喘
息越来越急促,似乎吸不到足够的氧气。
在众目睽睽下被张翔一抱住,冯可依暗恨张翔一色胆包天,也怪责自己为什
么不挣脱。可是,靠在张翔一不算宽阔的胸膛上,绵软酥麻的身体莫名其妙地不
想动了,冯可依知道不是身体无力的原因。更有甚者,从看见张翔一起就不住溢
出的爱液变得愈发汹涌了,冯可依感到在春风的吹拂下,大腿内侧升起一阵冰凉
的感觉,她羞惭地反应过来那是她分泌的爱液已经透过内裤,滴淌在大腿上了。
电车缓缓驶进了月台,随着车门打开,紧紧贴在冯可依臀部上的手用力向前
一推,张翔一把冯可依推到对面车门的位置上。
几乎要顶破裤裆的肉棒紧紧抵在冯可依圆鼓鼓、肉感十足的臀部上,张翔一
一边猴急地扭动着身体,一边说道:“可依姐,听我的话了吗?把腿分开,让我
检查一下。”
啊啊……不要,好羞耻啊!……耳边传来张翔一沙哑急促的声音,被他不断
磨着臀部、能清晰地感受得到他的肉棒有多么巨大、多么坚硬的冯可依一阵意乱
情迷,羞惭地把腿分开了一点
在满员的电车里,冯可依把腿分开了三十厘米左右,可张翔一还不满足,继
续催道:“再分开些,快点!”
啊啊……不要……心里喊着不要,冯可依还是忍耐着强烈的羞耻,把腿向两
旁分去,在腿间留有半米左右的空隙时,她再也受不了羞耻心的冲击,抖颤的双
腿停了下来,同时心里幽怨地叫道,坏小子,还不够吗……
张翔一快速地把手伸到冯可依身前,撩起她的裙子,向她的下身探去。
湿淋淋的阴户被一只温暖的手覆盖上去,杠铃形饰坠银环马上被两根灵巧的
手指捉住,戏弄般的时而上下、时而左右地扯动着,与之相连的阴唇不住舒展,
露出里面被爱液润湿的肉缝。犹如触电似的,冯可依剧烈颤抖着身体,心中发出
一阵凄鸣,啊啊……被摸到了,不要拽……
“咦!这是什么啊?可依姐,你怎么没穿内裤?阴户上,还挂着这么下流的
东西,真是个淫荡的M女……”张翔一一边放下杠铃形饰坠银环,把手指放在湿
漉漉的阴户上,像是临摹肉缝的形状似的,沿着细长湿滑的肉缝来回滑抚,一边
用揶揄的口吻调戏着冯可依。
啊啊……不要说了,啊啊……还不是按你的要求做的,啊啊……张翔一灼热
的呼吸有力地喷打在自己敏感的耳朵里,冯可依缩缩着脖子,一面暗恨张翔一颠
倒黑白,污蔑自己,一面又很享受他的调戏,感到伴随着强烈的羞耻,那刺激的
快感在身体里流走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修长的手指浅浅没入肉缝,熟稔地找到不住收缩的阴道口,然后,慢慢地滑
进窄小的肉洞,沿着幽深蜿蜒、附有无数小小的凸起颗粒的滑膜,向最深处径直
钻去。旋即,手指碰到了一丝阻碍,张翔一知道是触到子宫口了,便邪凛一笑,
像是故意发出声音刺激冯可依似的,快速地律动手指,撞击着蓄满爱液的肉洞,
发出“咕叽咕叽”溅射的水声
啊啊……有些痛,但是好舒服啊,啊啊……美妙的快感挑起了淫荡的面纱,
紧紧咬住的樱唇间不断溢出糜情的呻吟声,冯可依粉腮潮红,杏眼迷离,不知觉
地仰着天鹅般美丽的颈项,沉浸在令她飘飘若仙的快感中。
沾满爱液的手指从肉缝里抽出,向盛开的肉芽抚去,柔软的指腹时而温柔时
而粗野地摩挲着敏感的阴蒂,随后,又滑回到阴道里,间间断断地给冯可依施加
着不一样的刺激。
啊啊……身体好热啊,啊啊……越来越舒服了……火热的脸颊贴在冰凉的车
门上,燥热的身体没有感到一丝凉意,依然是火一样的热,半睁半闭的眼眸看似
瞧着车外飞驰的景色,其实早已魂荡云霄,闪着迷乱的光芒,冯可依在淫荡的本
能驱使下,仿佛忘记了羞耻心,一心品味着舒爽甘美的快感。
在中途停靠的一站,借助乘客们蜂拥挤入车厢的动作,张翔一停下了猥亵,
不为他人察觉地把冯可依转过来,搂着她,让她背靠着车门站好。冯可依似乎不
满意舒爽的感觉中断,嘴里哼出不耐的嘤咛,小鸟依人地把脸藏在比她年龄小很
多的张翔一的怀里,只在肩膀上露出半截飘柔的黑发。
这种像恋人一样偎依在男友怀里的姿势,乘客们无法察觉出冯可依的异样,
张翔一胆子更大了,把重新滑入阴道里的手指屈曲起来,用隆起的手指关节对准
阴道里附有点点小颗粒的滑膜上的G点,又快又重地摩擦着。
啊啊……啊啊……不要这么快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要泄
出来了,啊啊……翔一,绕了姐姐吧……冯可依在心中淫荡地浪叫着,呼吸变得
愈发急促起来,紧紧咬住的樱唇间,情热的呻吟声,火热的喘息声混合在一起,
汇成一道被压低了的如泣如诉、绵软悠沉的娇声。
  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羞人的声音太大了,可那令她倍感脸红心跳的声音怎么也
停不下来,冯可依忙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拼命阻挡着从嘴中泄出的那些羞耻的
声音,唯恐被附近的乘客听到。
“咦!可依姐,你那里好像会吸啊!我的手指被夹得好痛,不行了,我要歇
会儿……”冯可依发出的声音清晰地落在耳里,似在告诉他,冯可依已经到了高
潮的前奏,马上就要踏上快乐的顶峰了,张翔一故作吃惊地在冯可依耳边小声说
着,眼中充满着调侃的笑,瞧着马上要被他送上高潮的冯可依,快速律动的手指
刹车似的停了下来,慢慢地从一面紧缩一面发生不规则蠕动的肉洞里抽出来。
不要停啊……接着动啊,啊啊……哪怕一下也好……仅差一点就要泄了身子
的冯可依似乎忘却了羞耻,仰起绯红的脸看向张翔一,她那朦朦胧胧会说话的眼
眸里荡漾着求肯,被张翔一紧紧搂着的腰肢不耐地扭着,期盼着再次得到爱抚,
可张翔一不为所动,只是似笑非笑地瞧着她。
难道他要我求他,就像上次那样……不行,不行,上次我鬼迷了心窍,才会
不知羞耻地求他,这次我绝对不会……只有我的老公--寇盾,我才会发出那样的
央求的……
微仰的脸还在幽怨地望着张翔一,湿润的眸中羞耻地荡出央求的波光,冯可
依苦苦忍耐着似乎下一秒钟就会令她崩溃、令她就范的快感,受刑般的煎熬着,
为寇盾坚守着最后的阵地,就是不张口说出张翔一想听的那些下流话。
张翔一自信满满的笑容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就在他想再次伸出手指,刺激冯
可依的时候,从扩音器里传出列车广播员的声音,汉洲公园站到了。
火热的身体随着潮水般的人流涌出了车门,饱受张翔一捉弄而最终没有踏上
高潮的冯可依感到身体越发燥热了,说不出的难受,说不出的烦躁,便用力甩开
他牵着自己的手,扭过头,狠狠地剜了一眼脸上浮出抱歉笑容的张翔一,发出一
声愤恨的哼声,然后,气呼呼地向检票口快步走去。
              【未完待续】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爱上色妹妹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